产品
行业

政协委员、中国石化马永生:国家要统筹规划炼化行业,不能无限制发展

2019-03-08    来源:中国节能网
0
[ 导读 ]: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化集团总裁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地质勘探家,马永生有着众多耀眼的头衔。由于他在油气勘探领域的突出贡献,2017年国际小行星委员会还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“马永生星”。
 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化集团总裁马永生(中接受本报记者别凡、姚金楠采访合影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化集团总裁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地质勘探家,马永生有着众多耀眼的头衔。由于他在油气勘探领域的突出贡献,2017年国际小行星委员会还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“马永生星”。
在两会驻地,中国能源报记者对他进行了独家采访,煤炭消费总量、我国原油依存度,很多数据他都信手拈来。谈及炼化行业产能过剩问题,马永生透露,去年很多企业开工率只有百分之六七十,从能效和经营角度讲,很不经济,也占用了大量社会资源,有必要进行调整。实现现代化能源体系,我国还要走多久?他预判,“从石油到清洁能源,起码也要30—40年甚至更长时间”。
(文丨中国能源报上会记者 别凡 姚金楠 发自会场)
 
中国能源报:您怎么看待当前我国的能源格局?
马永生:国家能源格局有比较大的变化,就最新数据来看,我国以煤为主体的能源格局没有得到根本改变,但值得高兴的是,通过努力,增加了天然气的供应,非化石能源的比重逐步升高。煤炭占比跌破了60%,而且按照这个趋势,今年会更好一些。另外,天然气的消费比重从2017年的7%,逐步增加到近8%,天然气的消费量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加,而原油基本上增加了一个百分点,其他非化石能源也有比较大的增幅。
总书记去年提出,要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,我想天然气的供应能力将会不断增加,当然还需要时间。一方面,这是我国“煤多、油少、缺气”的资源禀赋决定的,另外,增加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也涉及众多产业链,像资本的占用问题、市场用户用能习惯等。
中国能源报:构建现代化能源体系之路,我们还需要走多久?
马永生:从薪柴到煤炭,大概用了一百多年。从煤炭到石油作为主体能源大概也用了一百多年,现在从石油到清洁能源,我预计起码也得30—40年甚至更长时间,需要耐心。
中国能源报:加大油气勘探力度方面,中石化有什么规划?
马永生:去年总书记做了重要批示,要求我们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。去年“三大油”勘探力度在国家发改委、能源局、自然资源部等众多部委的支持推动下都有大幅度增加,特别是在境内这一块。具体到中石化,未来5—7年我们将加大资金和科技投入,加大体制机制改革适应性。实际上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我们勘探这块的投入增加了30%左右。
从今年开始,一直到未来的6—7年,我们勘探的投入、开发的投入,包括产能建设的投资,每年都将以30—50%的幅度增加。我们的原油的稳产、天然气的发展,包括配套的一些科技创新、体制机制改革也在不断推动。
中国能源报:加大勘探是我国摆脱对外石油依存的最好办法吗?
马永生:可以说是最好办法之一。2017年年底,我国原油对外依存67.4%,2018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了69.8%,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从原来的39%到超过45%。严重依赖境外原油和天然气,给我国能源安全带来了很大挑战。因此总书记这个批示非常及时,也是高瞻远瞩,站在国家能源安全,甚至国家总体安全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。从2016—2018年,连续三年,我国境内原油的产量都跌破了2亿吨红线。我们相信通过刚才说的这些措施,特别是总书记批示精神贯彻落实到位的话,那么我们首先要将原油产量恢复到2亿吨,使我们的对外依存度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,保证国家能源安全,最现实。
中国能源报:炼油行业面临产能过剩问题,应如何提高行业发展质量?
马永生:国家要统筹规划,不能无限制发展。实际上去年的好多企业的开工率只有百分之六七十,从提高能效和经营效率角度讲,很不经济。另外,它占用了大量的资源,好多资源是社会性的资源。我认为有调整的必要。中石化是全球最大的炼油商也在进行一些转型,积极地探索一些新的发展路径,比如炼油向化工转型,即消纳这部分过剩的产能,也为国家盘活这部分资源,发挥我们的力量。
中国能源报:国家正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,禁售燃油车的呼声此起彼伏,对此您怎么看?
马永生:我觉得这是美好的愿望,实际上,在电动车发展过程当中,中国石化也在谋划自己的产业布局,我们是欢迎的,也是积极拥抱的。电动车也是一个选项,有没有更好的选项,目前大家有不同的意见,比如说氢能,在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时候,就能看到中石化加氢示范站和加氢汽车,这都是我们自主研发跟运营的。除了在北方的冬季奥运会,我们在上海还有其他一些地方,也有一些示范性的工作在推进。
这都需要一个过程,包括电动车,电动汽车储能技术,中国石化也在梳理自己的研发方面既有优势,比方说电动车电池,材料等等,我们也在成立一些研发机构,专门对这块进行一些研究。 
中国能源报:您怎么看待我国煤制油的发展?
马永生:2004年,我去南非考察过世界上第一个做煤制油且商业运行的一家公司——沙索(Sasol)。当时南非油气资源匮乏,不足以支撑工业发展,因此南非就利用本国煤炭资源,把煤变成了原油、成品油,甚至变成了化工产品,煤制油在国际上早就有了。
我国煤炭资源丰富,有些企业包括中石化也在做这方面的储备,有些已进入商业运营,应该说已经比较成熟了。但是煤制油毕竟是一个产业,要有运营利润,要有持续的现金流支持,这些直接跟国际油价相关联。2014年国际原油大幅度下降以来,煤制油经济性欠佳,但煤制油从保障国家安能源安全的角度,可以作为有效的补充能源,作为一种储备技术。
 
关键词: 节能 环保
0
 
[ 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0相关评论

相关文章

  • 精彩推荐
  • 中国节能网
  • 中国节能网
  • 中国节能网
  • 中国节能网
  • 中国节能网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会员服务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Processed in 0.096 second(s), 13 queries, Memory 1.31 M